第 11 章

第11章

阮珥今天是跟纪言澈一起出门的,纪言澈母亲快过生日了,两人想着出来挑个生日礼物,顺便看部前不久新上映的电影,第一部上映的时候是两人一起去看的,约定好第二部也要一起。

不凑巧的是,逛到一半,纪言澈被一个电话急召回学校,阮珥便找个咖啡厅等他忙完回来。

结果才推门进来,就听到有人叫自己。

还没看到来人时,第一反应是觉得声音有些熟悉,转头循声望去,见到谈骁后,第二反应是他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。

他怎么知道的?

她明明从没告诉过他。

懵懵懂懂地站在原地,等谈骁一步步朝她走来,对她低声商量:“帮个忙。”

没说是什么忙,也不等阮珥给出回答,谈骁拽住她垂在身侧的手腕,下滑握住她掌心,最后十指紧扣。

阮珥很容易发散思维,比如眼前这种情况,她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想法不是甩开他的手,而是谈骁一定是身经百战的老手,所以这一套动作下来才能这么流畅。

出神的这一会儿功夫,阮珥已经被谈骁带到他刚才坐的那桌前,站定后,一道惊雷自谈骁口中砸下来。

牵手换成了揽肩膀,谈骁对赵今月介绍道:“我女朋友,阮珥。”

什么女朋友?

她怎么不知道?

阮珥眼睛瞪大一圈,溢满震惊。www.mosui.top 双星小说网

肩膀被谈骁死死搂着,她躲都躲不开。

察觉到她的不配合,谈骁侧过脸,垂眸看向阮珥,低声哄道:“别生气了宝贝,我只是不想让家里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,想多玩几年才没告诉我妈你的存在,你放心,今晚我就回家一五一十交代清楚,再也不让我妈给我安排什么相亲。”

一句“宝贝”蹦出来,别人还没怎么样,谈骁先把自己给恶心坏了。

他忍着不适继续演戏,捏了捏阮珥肩膀:“我真的错了,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和赵小姐解释清楚,你就原谅我呗。”

阮珥眨了眨睫毛,由最初的错愕慢慢镇定下来。

想起谈骁在酒吧那次对自己的照顾,帮他个忙是应该的,但她不知道谈骁想要个什么形象的女朋友,只好自己发挥。

眉头一皱,小脸一板,阮珥挣扎起来:“你道歉我就一定要原谅吗?我都跟你在一起多少年了,你还想玩,我就想跟你有个结果,这很难吗?”

最后一句说出来的时候,阮珥眼前闪过纪言澈的身影,多少有些真情实感,不免泄露出几分委屈。

这下懵逼的人换成了谈骁。

在他最初的设想里,阮珥只需要安安静静当一个工具人就行,怎么现在还跟他飙上戏了?

尤其是在看到阮珥话音落下后,真的泛起红的眼眶,他突然手足无措起来,心里像是被针给扎了一下,细密又尖锐的疼。

他松开圈着阮珥肩膀的手,本能将她抱进怀里:“我错了,你别哭。”

语气真挚,不是在演戏。

阮珥低落的情绪还没来得及蔓延,便被拥进一个陌生的怀抱里,心跳都有一瞬间的凝滞,鼻腔里也都是陌生的味道。

是午后阳光晒过的干净皂香。

莫名沉浸在同一个世界里的两人,完全忘记旁边还有一个观众。

被忽略个彻底,赵今月颇为尴尬,她是听母亲说谈骁没有女朋友才来赴的约,此刻得知真相,她不好意思再待下去,拿起包包,有些勉强的对谈骁笑笑:“是我没事先了解到情况,你放心,阿姨那边我知道怎么交代。”

谈骁颔首:“谢了。”

赵今月又看了眼被他护得严实的阮珥,说道:“祝你和你女朋友幸福美满。”

“会的。”明知道都是假的,但是这次道谢,谈骁还是极为诚恳:“谢谢。”

赵今月踩着高跟鞋离开,咖啡厅门上的风铃迎风而动,默默呆了一会儿,阮珥才抬起脑袋,闷声询问:“人走了吗?可以喊‘咔’了吗?”

“……走了。”谈骁如梦初醒一般放开她。

阮珥连忙从他怀里退出去,理了理脸颊边蹭乱的碎发。

感受到怀里的空荡,谈骁指尖蜷缩了一下,掩饰似的抵在唇边咳了声:“刚才谢了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匆忙演了一次情侣,现在杀青,气氛多少有些尴尬,阮珥有心调节,找了个话题问道:“你刚才是在相亲吗?”

“算是吧,我妈安排的。”谈骁怕阮珥误会自己,简单解释了下前因:“她见我没交过女朋友,以为我喜欢男人。”

“啊……”阮珥恍然地点点头,思想切入点很是新奇:“你没交过女朋友还能说出那么气人的话,果然渣男都是将天赋的。”

“?”

什么话?

谈骁直接气笑:“你之前还说过我是好人。”

阮珥有理有据:“好人和渣男也不冲突吧。”

“行。”谈骁无话可说,选择躺平摆烂,见她抱着平板,转而问道:“出来画画?”

“不是。”阮珥摇头:“和一个朋友出来逛街,他有事先去忙了,我找个地方等他。”

“那坐吧。”谈骁坐到之前赵金月的位置,对面留给阮珥,叫来服务员撤去赵金月的咖啡,又把菜单推到阮珥手边,推荐道:“这家的甜品味道不错。”

服务员眼瞅着还不到半小时时间,谈骁约会的女生就换了一个,心里腹诽,果然长得帅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阮珥早上起来晚了,怕纪言澈等,没来得及吃早饭,逛完一圈下来是有些饿了,点了一块提拉米苏和一杯馥芮白。

“好的,您稍等。”服务员走之前又偷瞄了一眼阮珥,上一个是知性大美女,这一位是邻家小清新,帅哥风格口味还挺杂。

包包和平板都放在一旁,阮珥蓦地感到不对劲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画画?”

一般人怎么会仅凭一个平板就能看出来她要干什么。

谈骁一时嘴快,说话没过脑子,现在对上阮珥探究的目光,心跳快两拍,总不能说他很早之前就在关注她,那样好像个变态。

他急中生智,脱口而出三个字:“看气质。”

“这还能看出来?”阮珥十分新奇,她就没这个功能。

“能,学艺术的人气质和普通人不一样。”谈骁面不改色地糊弄着阮珥:“学画画的跟其他学艺术的也不一样。”

“你眼睛好厉害。”阮珥佩服,又提出第二个问题:“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?”

上次在酒吧,你姐叫过。”

看到她眼里流露出的戒备,谈骁好笑,现在才生出警惕心,是不是有点晚了?

阮珥记忆被唤起,戒备消除:“哦哦,不好意思,我忘了。”

谈骁起了坏心眼:“那你那天做过什么也都不记得了?”

阮珥一脸懵:“我做什么了?”

“也没什么。”谈骁垂了垂眼皮,故意引导她:“就是……”

阮珥只有一次喝醉过酒,在家里过年时,被卢思浓灌的,后来耍酒疯闹得全家都不得安生,卢思浓也由此被外婆戳着脑门狠批了一顿。

那天在酒吧她没喝多少,有心控制着量,但是在酒吧出来后她因为困倦,意识已经非常薄弱,她记得时谈骁送她们回的家,后来怎么样……她没有半分印象。

不禁急切起来,尤其看到谈骁此刻一副欲言又止,放佛被她轻薄过的样子,阮珥的好奇心一下子就勾起来:“就是什么?你快说啊!”

谈骁拿起柠檬水,浅抿一口:“就是,你说你想睡/我。”

“?”

“!”

还真的轻薄了?

“蹭”的一下,阮珥从沙发上弹起来,因为动作幅度过大,碰到桌子,导致桌上的柠檬水一阵晃荡,水渍洒到桌面。

“我、我、我……”阮珥语无伦次,脸色渐渐涨红。

这时候,服务员正巧端着蛋糕和咖啡上来,见两人一站一坐,一慌张一淡定,不由自主多打量两眼,视线再由阮珥转移到谈骁脸上时,不期然与他对视。

服务员一愣,虽然吐槽过他是渣男,但是正面欣赏到这张脸,还是会赞叹不已。

看他直勾勾盯着自己,服务员脸也逐渐热起来,拿着托盘站在桌边忘了动作,下一秒,就听谈骁淡声问道:“你不忙吗?”

言外之意就是,你很闲吗?

“对不起对不起。”服务员迅速清醒,将蛋糕和咖啡放到桌上,忙不迭跑开。

谈骁把两样东西移到阮珥那边,见她双手绞在一起,叹了口气:“被调戏的是我,你怎么反应比我还大。”

阮珥又坐回去,压低嗓音,地下接头似的:“你瞎编的吧?”

“我骗你有好处吗?”谈骁抽出一张纸巾擦干飞溅出来的柠檬水,不冷不热地回道:“不信可以问你姐。”

好像生气了。

在大多数人心中,在酒吧工作的都

不是什么正经人,放佛怎么对他们都是应该的,阮珥先不尊重人家,然后又来质疑他是不是污蔑自己,换她她也生气。

懊悔姗姗来迟,阮珥垂头丧气: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

?二两鱼卷提醒您《灼耳》第一时间在更新,记住[(

她两只手并拢,虚握成拳头搭在桌子边缘,脑袋埋着,肩膀耷拉着,像是一只无精打采的仓鼠。

谈骁抑制住嘴边的笑,又端起柠檬水喝了口,故作大方:“没关系,你喝醉了,我不怪你。”

他这么一说,她更像个渣女了。

阮珥抓耳挠腮一阵,几秒钟后下定什么决心一样抬起头:“你放心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”

谈骁挑了挑眉。

好像不太对。

他们还没发生什么实质性行为。

阮珥及时改口:“对我的言行负责。”

“行。”谈骁问:“怎么负?”

“还没想好。”阮珥怕他以为自己口嗨,解锁手机,点开二维码递过去:“这样,我们先加个微信,以后如果你有需要帮忙的地方随时叫我。”

“好。”谈骁扫了她的二维码,输入备注时,手指一顿:“你的珥是哪个字?”

“瑶环瑜珥的珥。”

阮母才怀上她的时候,阮父阮母就在期盼着她的到来,家里头几个小辈都是男孩子,闹腾得很,到卢思浓好不容易是个女孩子,阮父阮母也盼着自己能得个女儿,所以起名字的时候选的字都是适合女孩子的,至于另一种可能,压根没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。

选了好几个寓意极好的名字,难以抉择,一直到阮珥出生都没决定好,后来阮父干脆把几个字写在纸上做成纸团,让她自己抓。

最后她抓到“珥”这个字,名字由此定下来。

瑶环瑜珥是她名字的出处,但是一般人可能不了解,阮珥又换了种方式:“就是一个王字旁,一个耳朵的耳。”

在她刚说出第一个“瑶”字的时候,谈骁已经准确打出她的名字。

不是全名,只有单独一个“珥”字。

阮珥见过他们乐队的宣传海报,知道他名字具体是哪两个字,不用问,填好备注,她再次道歉:“真的很对不起,我喝完酒就容易犯混,绝对没有任何不尊重你的意思。”

谈骁云淡风轻:“都过去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伤害已经造成,说什么都于事无补,只能以后慢慢偿还了。

阮珥拉过提拉米苏的碟子,叉下去一大块,把嘴巴塞满,以此来补偿她虚弱的心灵。

谈骁坐在她对面陪着她,靠着椅背看手机,界面显示阮珥的朋友圈。

谈骁不是个喜欢分享自己生活的人,微信难免会加一些工作上的人,他懒得设置分组,干脆不发,自从用微信以来,发过的内容不超过十条,谈慕笙就不同,她一天恨不得就能发十条,洛童没有谈慕笙那么夸张,但最多隔两天也得更新一条动态,谈骁接触女生不多,所以便先入为主以为女生都喜欢碎碎念。

珥的朋友圈倒是出乎他意料的干净,内容也几乎都和她之前养的那条狗有关。

想到家里那只后来的祖宗,谈骁点开阮珥其中一条朋友圈的照片,仔细阅览。

再怎么看,他还是认为全天下所有哈士奇都长一个傻样。

谈骁问她:“你的狗,找到了吗?”

一提起这个,阮珥眼底的光彩都消失一大半:“还没有。”

谈骁不确定自己家里那只是不是就是阮珥丢失的那只,万一不是,他贸然给她希望,无异于是再一次打击她,但是万一是,他不提,阮珥就不会知道,就会一直难过下去。

左右都为难。

谈骁还没纠结出个所以然来,阮珥手机先响起来,看到来电显示,她快速接起来,生怕对面多等一秒钟:“阿言。”

亲昵的称呼,欢乐的语气。

谈骁掀起眼,看过去。

“你忙完啦?”阮珥问完,听筒里纪言澈说了些什么,她转过头望向落地窗外,纪言澈就等在马路对面,她笑着冲他挥了挥手:“你等等,我这就出去。”

挂断后,阮珥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巴,装好平板,跟谈骁道别:“我先走啦,下次见。”

谈骁看她笑,被她感染,嘴角也勾起一抹弧度:“好。”

咖啡厅门口的风铃再一次发出清脆响动,谈骁坐在原位,亲眼目送着阮珥跑向马路对面,到纪言澈的身边。

随后,他追随阮珥而动的视线和纪言澈对上。

对方一直在看他,有探究、有疑惑,还有一丝隐晦的敌意。

手边没有其他东西,谈骁只好拿起柠檬水,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遥遥朝纪言澈举了下杯。

纪言澈微微点头回应,牵起阮珥的手跟她并肩离开。

这么多年,阮珥身边竟然还是他。

谈骁眼神暗了暗,羡慕和嫉妒在交织。

继而他又想起阮珥刚才是说和朋友一起出来。

只是朋友吗?

那还挺有意思。!

二两鱼卷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:

希望你也喜欢

推荐阅读:

数码进化:最强远古种黑奥米茄 今世猛男 上门狂婿 竹马不如天降?我不追了! 赘婿青云路 两世寻旅冰漠花开 开局罪族,还好有万倍增幅系统 疯了!我家小乞丐是绝代天后? 甜疯了!顾先生宠妻一掷千亿 末世:开局囤积百万吨军火 一梦江湖之我真不是大佬啊 人在秦时,浪到失联 在无限游戏为爱成神 相亲当天,千亿继承人求着我领证 斗罗:第一个魂技是喷火龙 传真:无心天帝 万物皆乱 都市狂仙 邵阳薛嘉嘉 王宇赵明瑄 武侠:从鹿鼎记开始长生宇文鹰语 女战神逃荒,首辅要抱她大腿 我的姐姐不对劲 穿越红楼梦的真缘 克系大明,我真的只是普通医生啊 地下城与天灾领主 洛天小小郎君 九牧:春秋纪行 成为大佬,从收购公司开始 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 综武:无限简化,开局剑压李寒衣苏青玄张三丰 六眼未婚妻但与杰私奔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