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一章 局中人与局外人

冷月无声,夜风激荡,两人无言对立,在淡淡的月色里,身影拉的长长的。

思绪飘远,王平的心中砰砰狂跳,一双眼牢牢观察着李易的表情,生怕看漏半分。

想起适才李易的提醒,心里有些烦躁惘然,他是决计想不到,原来姜别离的失踪,居然牵扯到这么多缘由。

心中陡然又是一沉,忖道:“糟糕!如果司南徒真的是这般谋划,那自己岂不是很危险,按照李易的话,只怕会有人拿我借机生事。”

越想越是忐忑不安,悄悄的从眼角瞥了一眼默然无声的李易。

李易似有所感,脸上带着奇怪的微笑,然后看着王平,不置不否道:“你还打算继续下去?”

他并没有直接回答王平的问题,语气也极为平静,但打趣的表情,让王平说不出来的古怪。

“什么?”王平不由心中一奇,他竟然没有丝毫被揭破的尴尬。

王平心中“咯噔”一跳!怔怔地又思考起来。

突然之间,呼吸急促,心乱如麻!

从一开始好像就错了,姜别离消失,魔教先后派遣大量人马进入蜀中,直到过了半年,素问真人见局面快要控制不住,担心魔教伺机发难,这才向万古仙宗和朝阳谷求援。www.gutie.top 浪漫屋小说网

但司南徒若是一开始就打着剑阁的主意,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半年时间,让正道做足了防备,这时候他再出手,那正道定然不会看着司南徒在眼皮子下讨伐剑阁。

毕竟剑阁也算正道门派,虽然外界并不承认,但白玉也曾亲口宣布此事。

月光雪亮的照在王平脸上,那双眼睛忽明忽暗,高挺的鼻子,紧绷的额头,冷汗微浸。

冷风吹拂,他的心弦剧烈震颤着。

这段时间,自朝阳谷出来后,他一直宛如在雾里云端,恍惚间随波逐流,无意中也揭开了姜别离这件事最后的面纱。

此刻,他陷入了从未有过的恐慌与迷惘。

连日来,虽然剑门城偶有摩擦,但剑阁和魔教井水不犯河水,默契的没有任何事情发生,但两方各藏心思,剑阁定然猜测到魔教的来由,而魔教也有自己的打算,可是终究纸保不住火,司南徒如果真的起了心思征伐剑阁,又岂会不露出蛛丝马迹?

如此看来,恐怕到现在为止,知道司南徒打算的人并不多,毕竟连那万妙圣女徐清还多次替自己解围,所做所为像是真的为了拜寿而来,行事只为息事宁人。

可是,李易说的必定不是空穴来风,但其中最大的破绽就是,魔教来的人虽多,但高手也只有三五人,虽然正道没来顶尖修士,但如果魔教发难,其余人也不会袖手旁观,那魔教的依仗又在何处?

王平隐隐约约觉得风平浪静之下,旋涡弥补,恍惚的想起:“那日我被刑镰,吴印锋陷害,虽然是红瑶设计,但他们却没有第一时间深究,反而是想要立刻拿下我,亏得有徐清出言,给了自己时间想出应对之策。但要是徐清沉默,任由他们处理,那最后的结果...只怕...只怕是整个正道也会牵扯进来。”

而李易坦言那时红瑶并不知情,那吴印锋和刑镰的目的就不是正道,而是九仙。

借机打压九仙声望?

一念及此,王平心中剧颤,隐隐中竟是寒意凉尽全身。

拿九仙教下代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教主打压声望?即便是司南徒亲自前来,也断然不敢当着魔教诸派掌门人面前做这种事情!那么真实的意图便是,他们想...拿自己吸引来九仙教高手。

陆无欲之子,白云仙高徒,九仙教下代教主,无论是哪一重身份,都能引来九仙教人,甚至是陆无欲都会亲自前来!

这样的话...

九仙教就不得不参加玉剑仙的寿辰。

那么届时因为姜别离的事情,剑阁和魔教如果兵戎相见,九仙教的境地就进退两难。

九仙如果不愿出手,那么在魔教中的声望将会跌落谷底,司南徒可是很乐意见到,而九仙出手的话,迎接他们的将是剑阁的雷霆反抗,那么司南徒也能坐收渔翁之利,毕竟现在他的主力都在仙山和云州附近待命。

所以李易才会说有人拿他借机生事,这也是这几日相安无事的原因。

九仙教不来,七玄圣境绝不出手?

想到这里,王平对于那素未谋面的七玄圣君,也是感到忌惮,这个人的城府之深、耐心之厚,令人发指。

明拿叛徒,暗指剑阁。

可是自己并不是九仙教人,王平暗觉可笑,司南徒策划这么多事情,只怕是算计错了人,等他知道真相使,会不会双目大跌?

王平换位思考下,司南徒可不会愿意有正道中人插手。

他又突然想到,素峨峰上那群人知道了多少,依他们的手段,想来也知玉剑仙的寿辰,魔教几大派来贺寿也怕是知晓,毕竟还有个薛语真在这里,恐怕也猜到了姜别离在剑阁,而现在仍旧作壁上观,只怕是还在防备着司南徒的主力。

“他失算了!”王平的语气极为冷静,倒不如说是一种平淡,就连他脸上的笑容,也是带着几分玩味,“要是我明天穿着朝阳的服饰,以朝阳的名义贺寿,你说吴印锋他们的表情是怎样?”

一瞬间,李易就知道了王平已经想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缘由。

王平,除了他是朝阳谷弟子的身份外,还有一重身份则是逆天剑王长生的唯一传人,背后涉及到了朝阳、九仙、灵泉几派,司南徒定然不会在这种时候,将正道再牵扯进来,联想到这里,李易不禁莞尔,要是王平真来这么一出,玉剑仙的寿辰上,只怕许多人就会像是吃了苍蝇一般难受吧!

李易缓缓道:“你这么短时间就看了个通透,当真是了不起,司南徒花了这么多心思,却一直没有想到最好的办法,直到你出现,他才改变了原有的计划,这样不仅能够拖住正道,也能消耗九仙教的实力,如果他真的得偿所愿,只怕接下来整个九州四夷的局势又将巨变,联合起来的魔教,可不是正道能够抵挡的!”

他眼中闪过一道精芒:“原本,神门十三卫的死,才是第一次请君入瓮,没想到姜晓却破坏了这个局,姜别离这儿子是真的够聪明!可惜,凭借他的能力也不足以搅动风雨,那晚的宴会本是万无一失之局,没想到你再次让我刮目相看,说实话,红瑶已经想到了各种可能,但你临危不乱,反而顷刻间反败为胜,还将这脏水泼到了六合身上,然后淡然离去,这是谁也想不到的。”

“那你现在是不是很失望?”王平皱眉。

李易绕有深意看向王平:“我只是奉命行事,你能破局那是你的本事。司南徒这个人原本看来,野心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与实力并存,他觉得这事手到擒来,但他偏偏算漏了一点,算漏了你!”

王平苦笑,揉了揉鼻尖。

的确,司南徒的这个计划简直是滴水不漏,自己要真是陆云霄,恐怕真会引来大量九仙高手,没想到会遇到假的。

还是个烫手山芋!

细细想来,假如...假如撇开了自己的到来,假如并不涉及到九仙教这名头,凭借司南徒的原本计划,是如何来讨伐剑阁?

这份疑惑王平藏在心中,并没有问出来,因为他知道李易并不会回答。

王平笑了笑,“这事情,他怕是要失望了,事实上,这几天我也很困惑,这剑门城未免也太风平浪静了些,令人莫名其妙。整件事情,我都云里雾里,我想了这么久也没想明白,只是现在你告诉了我,我才发现...”

他有些忍俊不禁。

“简直像一场闹剧,就不知道明日他们要是知道,又当如何应对?”

似乎想到了吴印锋和刑镰脸上的惊愕表情,他又是噗嗤一笑。

听到这里,李易目光如炬,深深看了王平一眼,缓缓叹了口气,脸色颇为复杂,低声说了一句:“少了九仙,他们依旧会出手!”

立时停住了后面的话,李易又沉默了下来。

王平愣了一下,不以为意。

他脸上还是一直带着笑意,道:“李易,你和司南徒是一路人,并不是一伙人!”

说完,他扬了扬伞,继续道:“还有红瑶!”

李易没说什么,转而道:“明日的局面,恐怕会远超你的预料,你自己小心。”他的心中隐隐也有些警惕不安,事情已经超出把控。

王平点点头,将手中红瑶递了过去,盯着李易的眼睛,一字一句道: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!你们想当黄雀?”

李易握着红瑶的手紧了紧,苦笑了一下,仔细想了想,酝酿了许久,道:“事已至此,我再也插不上手,等会儿就带红瑶离开。”

王平点点头,不再多言。

他没有期待李易能讲清楚司南徒的全部计划,不过却笃定李易这群人并不是真的想要帮助司南徒,从红瑶打算夺舍自己,然后自曝身份来看,他们也有自己的目的,到时候的局面怕又是另一番景象。

不过至于明日,他却还是打算去看看,仍旧以九仙教的身份。

李易和红瑶这群人的事情,只能以后再查,何况现在的他根本留不住李易。

***

目送李易离开后,王平如释重负,听来这么多秘密,一时间心乱如麻,仿佛身处狂涛浪卷中的扁舟,惊惶沉浮,迷茫跌宕...

蓦地闭上眼睛甩了甩头,索性不再多想,听天由命。

他想要通知王长生,但却知道老混蛋的火爆脾气,他要是来了只会乱上加乱。

小神仙倒没有什么心怀天下的怜悯,他只是觉得,没有正道掺和进来,这件事说不定还有解。

毕竟玉剑仙也不是浪得虚名,就这些人根本无法撼动剑阁的根基,况且,剑阁如果咬死不承认姜别离在手中,那么司南徒也只能善罢甘休。

不过真能如此轻松解决?

王平不知道,谁也不知道,那位七玄的圣君,还藏了什么后手。

(本章完)

推荐阅读:

骑士王传说之幻刃圆舞曲 穿书后,疯批小狼狗缠着我要贴贴 全职法师:无限精灵训练家 闪婚当晚,植物人老公缠着我生崽 高武时代:我能预支未来修为魔偶天下第一 修仙:我的努力必有所成 九龙战尊 抄家流放后,她带着全家造反了 如何同时驯服四个男主 诸天:剑行 流浪歌者 娱乐:开局演蜘蛛侠,倒立吻霉霉 我万寿无疆,氪点命算卦怕什么? 漫步诸天 腰软美人她绑定了生子系统 三国之黄巾再起召耳公子 重生回到神魔时代 玄女经 一丹一剑一龙魂 跟乔爷撒个娇 东临城位于蓝曲郡最西方 末世重生,开局打造顶级安全屋 拒做年代炮灰,最野糙汉带回家 替兄弟相亲,女总裁拉我去领证? 南北朝打工皇帝 穿越六零,星际女卖男人发家致富魏微 许阳林玉雪白馒头 穿成农家小夫郎 九零养崽记 重生2000,青梅校花18岁奋斗老九 朱由校 让你照顾家人,你怎么还无敌了独孤小败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